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松阳

沈佺见了玉娘的词作,心碎欲裂,也于病榻上回复一首诗:

卯山

中路怜长别,无因复见闻。

发表于 2004-10-16 04:33

我国古代四大民间传说之一的“梁山伯与祝英台”
催人泪下,感人肺俯。在享有浙南桃花源美称的千年古县——松阳县也出现一个类似于“梁祝”的动人爱情故事。人称松阳“梁祝”。讲起爱情的悲剧,还发生很早,很早……
著名女诗人张玉娘(1250—1277)与英俊小生沈佺(1250—1272)的凄惨爱情悲剧,却是真人真事。他们刻骨铭心的不了情,激发了后人的灵感,创作出不少文艺作品。
南宋末年,古老的松阳县城官塘道,白龙圳小溪汩汩流过。有一户书香门第,姓张,名懋,当过地方官,中年得女,父亲为女婴取名玉娘,字若琼。张父把她视作掌上明珠。其母又接连生下妹妹京娘,弟弟玉龙,后来抗元战死襄阳。少女时代,玉娘度过了一段颇为快乐的幸福时光。父母有心栽培闺女,配上两位丫环霜蛾、紫娥。春风得意马蹄疾,踏芳郊,赏桃花,荡秋千,填诗词。古松阳的许多名胜古迹如迤逦的松荫溪,恢宏的延庆寺,道气森森的卯山,等等,她都游玩过。贵族少女的生活造就了她才华横溢。另一大户人家沈元也在同年同月同日娩出一个男孩叫沈佺。祖上是湖州人宋状元沈晦嫡系七世孙,系张玉娘的表兄。张沈两家交谊甚厚,来往密切。父母为他俩从小订下婚约。他俩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光阴如箭,日月如梭。十几年后,女大十八变,玉娘出落成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且善诗能文;沈佺风流倜傥。俩人一起游玩赋诗作画,说不完的恩恩爱爱,道不完的卿卿我我。沈佺赋诗一首“赠玉娘”以示爱意:“隔水渡仙妃,清绝雪争飞。娇花羞素质,秋月见寒辉。高情春不染,心镜尘难依。何当饮云液,共跨双鸾归。”
一天,沈公子以拜访张父为名,入香闺,与玉娘成为闺中好友。玉娘见沈公子长得一表人才,心里开心。由于俩人熟悉,说话投机。那只鹦鹉看见沈公子到来,就说:“沈公子来了。”玉娘一听,乐开了怀。诚邀他入里坐。玉娘说:“佺公子,你如今长大了,京城去过没有?”
佺回答说:“玉娘,我正准备随父到临安赶考,求取功名。”玉娘说:“佺公子真是少年有大志,鲲鹏展翅,定能高飞。”
佺答道:“多谢表妹鼓励,我对考试充满信心!”玉娘见心上人如此有出息,不免暗喜,一颗芳心托付给他了,只不过害羞没有表达出来。人面桃花相映红,沈公子见张姑娘长得如花似玉,皮肤白白净净,不高不短,不胖不瘦,凌波微步,静如处子,动如脱兔。他见了如此标致少女,不禁心摇神动。郎有情娘有意,一来一往,一举手一投足均有意思。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两人目光一接触,如电光迸发出火花。她脸通红,头一低,想避开沈公子的目光。沈公子也知趣退出,踏歌回家。这一片刻时光,胜过千言万语。啊,美妙的爱情就这样发生了。
天有不测风云。后来沈家家道中落,却无意仕途。玉娘父母欺贫爱富,自称已有三代不招白衣女婿,似有悔婚之意。沈佺为排解心中苦闷,随父前往京都——临安赶考,竟却考中榜眼。沈家父母喜上眉梢,期待着官运亨通。可是,人有旦夕祸福。由于劳累过度,沈佺竟卧病在京。玉娘闻讯寄诗一首“山之高”安慰情郎:“山之高,月出小。月之小,何皎皎。我有所思有远道,一日不见兮,我心悄悄。”本该是有情人终成眷属,却不料沈佺染疾而死,年仅二十二岁。噩耗传来,玉娘痛不欲生,满腔悲痛化作诗句流露在纸上,其中赋悼亡诗“哭沈生”:“中路怜长别,无因复见闻。愿将今日意,化作阳台云。”
屋漏偏逢连夜雨。这时,玉娘父母欲替她另择佳偶,即有权有势的公子王权。王公子托媒前去张家,张父母也有这个意思,想攀高枝,早就想荣华富贵。可是,张母向女儿传达这个信息时,却碰了一个软钉子,玉娘坚决不从。沈公子的离去,玉娘悲痛交加,身心遭受到巨大创伤,终日以泪洗面,神情恍惚。为了寄托哀思,张玉娘把所有的精力用于创作诗词。内容有闺房情思,也有爱国佳作,更主要的是缅怀沈佺。沈公子死后不久,日见所思,夜有所梦。一天夜里,玉娘在睡梦中感到沈公子来到身边,喃喃细语说:“玉娘,我来看您了。”玉娘回答说:“我不会有负于公子,愿死后与你共赴黄泉。”
沈佺又说:“玉娘,我先去了。”从此,玉娘常常郁郁不乐,苦闷异常。六年后,恰逢元宵佳节,县城街巷人来人往,热闹非凡。玉娘父母出去观灯凑热闹,欲召女儿同行。玉娘称病婉拒,面对青灯,烛光摇曳,凄凉撩人,忽见沈公子出现,他说:“玉娘宜自重,希望您不要背弃盟约。”语毕,人不见了。玉娘悲痛欲绝,自言自语说:“沈郎为何离去?”她的病情日益加重,凄惨地离开了人间,与沈公子到阴间去续生死恋。玉娘英年早逝,年仅二十八岁。霜娥悲伤过度一个月后忧郁而死。紫娥自言自语说:“主人已去,留我有什么用,还不如殉主去。”她也自杀身亡。那只鹦鹉日夜悲鸣,拒吃食物死去。为感玉娘忠贞不渝的爱情,家人都感到她死得太悲惨了,征得沈家同意,玉娘与沈佺合葬于县城西屏镇官塘门外枫林地里。墓称“鹦鹉冢”,中座为玉娘沈佺合墓,左冢安葬紫娥、霜娥,右冢安葬鹦鹉。将墓田新筑墙垣围环粉饰,栽竹种梅,以表其贞。
一代文坛闺秀张玉娘短暂的一生创作诗117首,词16阕,而其词则每首皆佳,收集在专著《兰雪集》里。兰即兰花,天下第一香;雪即白雪,洁白无暇。此集收入清朝《四库全书》别集类存目。世人以其诗才杰出,推举她是“宋代四大女诗人之一”。她的诗词作品比诗词大家李清照差一些,又比断肠诗人朱淑贞好一些,主要是玉娘命短,中途夭折了。如果活得长些,那么她的作品定会百丈竿头更进一步。惜哉!惜哉!她的诗作“山之高”三章盛传于京师,大有洛阳纸贵的地步。可见当时人们对女诗人的喜爱。这样一位伟大的爱国女诗人曾一度默默无闻。可后来为什么能传颂一时呢?这要归功于剧作家——孟称舜先生。他不余遗力地弘扬张玉娘的人品和诗词,建祠编剧,刊印推广《兰雪集》,使后世知其事,传其诗,功不可没。
松阳人以独有的方式爱了这位女诗人七百多年。每年都有人游览位于官塘门外的鹦鹉冢遗址。兰雪井犹存,井水清澈,随着时间的流逝,贞文祠一带已成民居与菜地。这里的一草一木仿佛都在诉说那一段苦涩的历史;蜿蜒的路径,枯死的古枫似乎都在悲叹年轻女诗人张玉娘凄惨而又坚贞的坎坷遭遇。毗邻的县医院院内新近建了一座纯石料的兰雪亭,宁静淡雅,以寄托今人的哀思。使这处残败的史迹又有了动人的意境。
残冬的松阳温暖如春。我缓缓走过鹦鹉冢的角角落落,仿佛听得见历史的低语。新建的居民群象阵阵巨浪从南面、从东面、从四面八方压来,压迫得残败不堪的鹦鹉冢不敢呻吟,压迫得枫树林已经消失,差一丁点儿,连鹦鹉冢也将不复存在。这种局面是可喜,还是可悲?是可忧,还是可叹?!此时
此刻,我不禁泪流满面,深情地哀悼巾帼女诗人并赋诗一首《鹦鹉冢》。
鹦鹉冢,官塘道。不识玉娘羞花面,唯见兰雪泉边草。霜摧古枫风折莲,玉娘死时正妙年。香魂一缕随风散,人间尤物难留连。难留连,易销歇。梁祝情,洁如雪。
散落于各地书刊上的张玉娘研究文章可见她的历史价值。他们在研究张玉娘诗词时想到玉娘故里揽胜,亲身感受到女诗人的魅力所在。张玉娘的人文景观弥足珍贵。历代文人弘扬张玉娘的文章,需整理出版,供大家欣赏。女诗人的人文精神,将代代相传,魅力无限。

痴情的玉娘用一首首情感凝成的诗词,向沈佺表明自己的心迹。沈佺进京赶考,虽金榜题名,可是积劳成疾,再加上染上伤寒,病入膏肓。当他读到玉娘寄给他的情诗时,更是肝肠寸断,他的心早已飞到了玉娘的身边,和她一起共此明月光。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花样年华的女孩,总是对未来有许多的向往,其中寻觅一个如意的郎君,携手相牵,共度一生,大概是所有少女共同的梦想吧。玉娘在美好的憧憬中,等来了自己想要的那份姻缘。

在古代,香囊是男女传情的信物,因是随身之物,恋人之间常把它当做礼物相互赠送,以表衷情。玉娘把诗绣于香囊之上,既表明了她对沈佺的爱慕思念之情,也可以看出她非凡的诗才和高雅的情趣。这样的女子,沈佺岂能不爱?

秋风忽夜起,相呼渡江水。风高江浪危,拆散东西飞。

就这样,玉娘拒绝再婚,为沈佺守节,恹恹独守空楼,度过5年悲痛的日子。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5年,她燃尽了爱情的丝线,流尽了相思的泪滴后,只有一死。

一代才女就这样香消玉殒,年仅27岁。

一位集才情和痴情于一身的奇女子,差点被埋没在历史的尘埃之中。

三百多年后,明代的邑人王昭为之作传表彰,她的事迹才始显于世。清代顺治间,着名剧作家孟称舜任松阳教谕时,为其事迹所感动,被其诗词所折服。于是发动乡绅为张玉娘修墓扩祠,刊印《兰雪集》,并为她创作了着名的35折传奇剧本《张玉娘闺房三清鹦鹉墓贞文记》。从此,玉娘的事迹和作品才得以流传。但因印数不多,流传不广,知者甚少。

张玉娘,字若琼,自号一贞居士,南宋浙江松阳人,出身于仕宦之家,祖辈世代为官,父张懋曾任提举官。生活在这样的家庭环境里,玉娘受到诗书礼乐的熏陶,自小就饱学多才,聪慧过人,她的芳名也随着家中来往的亲友,远播四方。时人以东汉班昭比之。

新蒲京,玉娘15岁时和与她同岁的书生沈佺订婚,沈佺是宋徽宗时状元沈晦的七世孙。沈张两家有中表之亲,两人青梅竹马。沈佺为玉娘的才貌所倾倒,对她爱慕有加,玉娘也欣赏沈佺非凡的气质和才学。虽然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玉娘对沈佺是十分满意的。

我心匪石,不可转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

父母看在眼里,疼在心里,想为她另择佳婿,给她冲喜,可是玉娘坚决不从。一些富贵和官宦之家的子弟为玉娘的才华和美貌所倾倒,想娶她为妻,可他们哪里懂得玉娘的心呢?玉娘被父母催急了,眼泪涟涟地说:“女所未亡者,为有二亲耳!”

玉娘父母迫于无奈,托亲友捎信给沈家说:“欲为佳婿,必待乘龙。”沈佺知晓玉娘的心意,他对玉娘更加情意弥坚,于是发愤苦读,希望功成名就,娶佳人玉娘为妻。

高情春不染,心境尘难依。

更多故事文章请登录看看米:

像“玉关愁,金屋怨,不成眠。粉郎一去,几见明月缺还圆”,“窃取长生药,人月两婵娟”,“强起推残绣褥,独对菱花,瘦减精神三楚”,“数新鸿、欲传佳信;阁兔毫、难写悲酸。到黄昏、败荷疏雨,几度销魂”,“关山一夜愁多少,照影令人添惨凄”。这些字字愁声声怨的词句,是玉娘心泪的泣诉啊!

看故事网更新了最新的故事:节操冰洁之张玉娘

一代文坛闺秀张玉娘虽然生命短暂,却给历史留下了深刻的记忆。她一生作诗117首,词16阕,收集在《兰雪集》里,有人称之为李清照《漱玉集》后第一词集。兰即兰花,幽香弥散;雪即白雪,洁白无瑕,此集收入清朝《四库全书》别集类存目。世人以其诗才杰出,推举她是“宋代四大女诗人之一”。

娇花羞素质,秋月见寒辉。

当玉娘得知沈佺重病的消息,忧心如焚,十分悲恸,于是,写信给沈生表露自己贞洁的爱恋:“不偶于君,愿死以同也!”她多想飞到沈郎的身边,为他端饭倒茶,服侍汤药,可是未婚的她又怎能如愿呢?

玉娘听到沈郎死去的噩耗,悲恸欲绝,茶饭不进,心如槁木。她整日以泪洗面,憔悴不堪,于悲愤中吟就一诗《哭沈生》:

沈佺走了,玉娘的心也死了,她的爱情之门关闭了,从此再也不会有花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