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半年,积极财政政策定向精准发力,为稳增长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保驾护航,减税增支力度空前。专家指出,今年实际赤字超5万亿元,刺激水平远超2008年。业内预计下半年减税增支的力度有望再加大。

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直接影响税收增收,与此同时财政支出刚性增长趋势没有变。一方面是减收,一方面是增支,如何平衡好收支压力十分重要。稳增长、调结构需要积极财政扮演更重要角色,要通过加大创新力度、平衡收支压力,稳步推进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

不过,专家也指出,和上一轮积极财政政策相比,当前的积极财政政策更多依靠减税,侧重的是收入、降费减税。财政政策正在从总量性的政策转向结构性的政策,从单纯的经济政策转向经济社会的政策。专家建议加快财税改革等系列改革的进程,让政策红利发挥出最大效应。

6月13日,财政部发布数据显示,5月份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同比增长7.3%,支出则增长17.6%。支出增速大幅高于收入增速,显示出积极财政政策正不断加大力度。同时,从今年以来的情况看,财政收支矛盾较为突出,给发挥积极财政政策效应带来不小的压力。

空前 减税增支力度巨大 赤字超5万亿

从前5月统计数据看,财政收入总体平稳,但财政增收压力大,增速仍然偏低。一方面是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直接影响税收增收。比如,作为第一大税种的增值税在5月份仅增长2.8%,反映了现阶段经济增速放缓的影响。另一方面,为减轻企业负担,我国实行减税降费,尤其是全面推开营改增,政策性减收效果明显,预计全年减税5000亿元。

从数据来看,上半年财政支出力度加大。据统计,前五个月,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66528亿元,同比增长13.6%。其中,中央一般公共预算本级支出10220亿元,同比增长3.8%;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支出56308亿元,同比增长15.6%

同时,财政支出刚性增长趋势没有变。积极财政政策要求大力支持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重点保障和改善民生等。当前正处在结构调整的关键阶段,“三去一降一补”改革任务艰巨,这些都需要扩大相应支出。比如,中央财政近期安排了1000亿元专项资金,对地方和中央企业化解钢铁、煤炭行业过剩产能工作给予奖补。再如,2016年中央财政加大了对扶贫工作的各项支出力度,其中财政扶贫专项资金增加201亿元,增长43.4%。

保民生成为重点支出方向。数据显示,教育支出867亿元,增长12%;社会保障和就业支出9812亿元,增长14.8%;医疗卫生与计划生育支出5407亿元,增长21.2%;城乡社区支出6520亿元,增长26.5%。

发挥积极财政政策在稳增长、调结构中的重要作用,更好地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必须不折不扣落实减税降费政策,同时继续保持一定的支出力度。一方面是减收,另一方面是增支,如何平衡好收支压力十分重要。

营改增试点5月1日起全面推开,预计这项改革带来的全年减税规模超过5000亿元,也是本届政府成立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减税。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副
研究员蒋震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盘点上半年财政政策在稳增长方面发挥的作用,首先是“减税”。目前,营改增带来的最大减税效应已经在一些行业显现,
认为增加税负的行业只是基于暂时性判断,毕竟营改增全面推开至今才两个月,仍要观察一段时间。

营改增从5月1日起全面推开,是促进经济转型升级、减轻企业负担的重要举措。这项改革实施难度大,各地应站在改革发展全局的高度,全力推进税制平稳转换,使改革红利真正惠及企业。小微企业税收优惠、收费基金清理和改革等政策,也应切实落实到位,充分激发市场活力。同时,应加强依法征管,对收取“过头税”等违法违规行为应从严查处。

他指出,从财政支出的角度来看,上半年最主要特点在于更加注重定向性,保民生方面的支出比重和增速都很快,可以说是“集中力量干大事”。更重要的在于财政
支出方式在发生转变,过去财政支出方式主要是无偿性的和普惠性的,现在更多发挥市场和政府的合作,充分发挥市场决定性作用,通过创新机制鼓励市场主体做大
做强提高效率,比如PPP和产业引导基金等都是财政支出方式转变的结果。

为弥补减税降费带来的财政减收,我国今年提高了赤字率,扩大赤字规模。近几个月来,各省份加大地方债发行力度,规模和速度高于去年同期。各地只有严格在批准的限额内发债,加强规范管理,提高发行市场化水平,杜绝违规举债行为,才能形成良性、可持续的发债机制。对筹集来的资金应用好用足,充分发挥政府支出对经济社会发展的支持作用。

而财政赤字扩大,实际上和减税增支存在必然联系。“短期来看减税带来的财政缺口要通过扩大赤字来弥补,因为税制改革不可能一步到位,所以短期要通过赤字支撑实现税制改革。”蒋震说。

平衡好财政收支压力,还需要大力推进预算管理制度改革、税制改革、中央与地方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改革等一系列财税体制改革。同时,应加大统筹财政资金和盘活存量资金力度,增加资金有效供给;调整优化支出结构,压缩“三公”经费等一般性支出,安排好民生支出。此外,还应创新财政支出方式,大力推广运用PPP模式,发挥好各类财政性投资基金的作用,使财政资金支出起到“四两拨千斤”的效果,提高财政支出效率。

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财经战略研究院院长高培勇指出,赤字率3%实际上只是指一般公共预算里的赤字,就赤字水平而言,还要看看政府性基
金预算、国有资本经营预算、社会保险基金预算这三本账。比如政府基金预算中包括了4000亿元专项债券,还有置换债5.27万亿元,其中今年必须到期置换
的至少3万亿元。这两项加起来就是3.4万亿元,占GDP约5个百分点。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其他账面上找不到的赤字。“总体看,当前财政的扩张力度不小,
已经远远超过了2008年至2010年。”他说。

从总体形势看,今年财政收入增收空间有限,而各项刚性支出将继续增长。稳增长、调结构需要积极财政扮演更重要角色,通过加大创新力度、平衡收支压力,稳步推进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为经济发展营造良好环境。

推手 结构性财政政策助力供给侧改革

“对积极财政政策含义要有新的理解。”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指出,当前的积极财政政策,和1998年、2008年的积极财政政策相比,虽然叫法一
样,但含义不同。一是在内涵上,过去的积极财政政策目标是“拉动”增长,现在的积极财政政策目标是“稳住”增长,要拉动经济增长毫无疑问需要财政大规模扩
张,而稳住增长不一定要大规模扩张。当前稳增长的积极财政政策更多作用在结构上。二是在内容上,过去的积极财政政策主要靠投资,侧重的是支出,现在的积极
财政政策更多依靠减税,侧重的是收入、降费减税。三是赤字性质上,以往更多是扩张缺口形成的“扩张性赤字”,当前的赤字更多是因为减收减税形成的“减收性
赤字”,从量上来看没什么区别,但具体的含义不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