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家里的老生子,家里的长子大哥比我大二十三岁。父母一生共养育了我们男女六个孩子,除了我二哥少亡以外,还剩下我们三男两女。生我那年父亲五十岁,母亲四十七岁,他们的年龄都很大了,并且多病。母亲体质尤其不好,由于体力不支,抱我都很困难。后来听大人们讲,母亲总是把我放在胳肢窝里半抱半夹的走路。在我刚刚记事的时候,母亲的腰就是弯的,我问她这是为什么,母亲说是疼弯的。是的,是疼弯的,后来我懂事了,知道那是由于腰椎间盘突出再加上常年的劳累而导致的驼背。­

   
2008年7月2日,也就是农历的五月二十九,我的母亲去世了,距今已经过去了九年。再有两天就是农历的五月二十九了,到了母亲的祭日,所以有关母亲的记忆涌进了我的脑海,犹如昨日一般历历在目,仿佛就像刚刚发生过的一样……

­母亲常年有病,劳累和营养不良使她体质越来越差,瘦骨嶙峋,每天还要佝偻着身体,忍着疼痛默默无闻的做着家务。皱纹悄悄地爬满她那日渐苍老的脸,使得母亲的容貌与年龄及不相称,牙齿也一个个相继脱落。记得我小的时候总是趴在母亲背上给她拔白发,直到有一天再也不能拔了,因为渐渐地白发的数量已经超过了黑发。­

我小时候关于母亲的记忆是不好的。我们家七个孩子,我是最小的,母亲生我的时候已经四十一了,要在生产队里挣工分,帮父亲养活一家老小,所以大致上幼儿班以前不太管我。我是我奶奶带到四岁多的,。那时候奶奶非常宠我,有亲戚送的点心,常常让我躲在被窝里悄悄地一个人吃!而我常常在外面玩耍回家时,进家门之前的第一声是人未至而“婆”的喊声必先到,倘若奶奶没有回应必是嚎啕大哭起来!家里人因此老逗我玩,说婆不在家,我必嚎啕大哭起来。长大了听哥哥姐姐说父亲因为娃太多养不起要把我送人,奶奶不肯才罢休!后来奶奶去世的时候,村里人说这娃离不开他婆,看以后咋办呢?奶奶走的时候我是有点记忆的,那是1976年,我大概四岁时,只觉人都是要走的,好像那时候也没有哭,也没有闹着叫要婆呢。

­我的命很大,曾经两次大难不死。我大哥说我小时候胖乎乎的非常可爱,两岁那年我得过一场大病,从此就再也没有胖起来。原因是我脾大,因为我太小再说那时候的医疗条件也差,不是怎么好治,后来被邻村的一位老太用偏方给治好了。母亲心地善良,知恩图报,让我喊老太做奶奶,还经常把奶奶接回家住上一些日子。奶奶岁数大了,儿子不是亲生的,是过继别人的孩子,对奶奶不是很孝顺,所以奶奶也乐于在我们家常住,母亲也拿奶奶像自己的母亲一样供养,这样一直很多年。­

奶奶走后,有一天中午,我记得清清楚楚得我在外面玩耍回家时,母亲在我家门前晒玉米叶子——那是要当柴火烧的,我回来时,母亲突然问我:“上学不?”,我那时候不咋的,突然转性了,说:“上。”,母亲后来回屋给我去了用布条拼缝的书包,然后我就上幼儿班去了。好像从那时候起我就不在玩耍了,迷上了看书,听广播评书,听我们村的一位家里是地主成份的老爷爷在村南的河边给我们一群孩子讲《三国演义》,讲的诸葛亮死制司马懿的故事,到现在我还都记得清清楚楚呢。人有时候很奇怪,一件小事就可以改变一个人的性格。我就从那时候转性学习的。后来问母亲还记得这件事情时,她说她不记得了。当时对她来说可能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了,但对于我来说则命运的方向已经转了向,我爱上读书了。

­还有一次是二哥去世的那年夏天,二哥和伙伴们带我去洗澡,毕竟他们才十几岁,也都是些孩子。结果洗完澡临走的时候把我给忘了,丢在了水塘边上,我不知道怎么就糊里糊涂的落在水里,后来被人发现给救了上来。­

上幼儿园和小学的时候,我常常是得90多分到100分的,是班里的前几名。母亲不认得字,但对于花钱找钱却从来不出错的。她只会看我得了多少分,于我的学习却从来帮不上忙的。得多得少也从不说的,只说你看书,便不让你做家务。我的学习真正的提高,是在我三哥高中毕业后,当了我们村的代理教师他抓起来的。因此我在我们丰惠乡小学数学比赛是第三名,后来考上了长安四中初中部,之前叫细柳中学,离家十几公里路,要住校的。每次星期天要到学校时,母亲总是给我烙了一袋子锅盔馍,加得鸡蛋,吃起来又酥又脆的。若得同学们拿学校饭堂里的饭票和我换,许是那时我吃多了,当时不觉得有多好吃,现在回想起来,再也吃不到比那更好的锅盔了!

­我很早就记事,1974年我4岁,家里发生了一件我们家有史以来最大的事情。二哥比我大一旬,也是属猪,那年16岁。他的相貌我已经不记得了,人们都说我长的最像他,并且他是我们弟兄四个之中体格最棒的一个。我二哥小名叫“国际”,是一个很调皮的孩子。他很出名,在我们这儿三里五村没有不认识他的,以至于我大一点的时候出门玩,生人一看见就问我是不是国际的弟弟。­

我上大学时,父亲年龄已大,六十五了,挣不了多钱,每年的学费和生活费母亲总是替我发愁,于是她把哥哥姐姐给她的零花钱攒起来当我的学费。勉强毕了业,她又愁我没工作;等到我给人打工了,她又愁我没媳妇;托哥哥姐姐给我说媳妇。等到我结婚了,又愁我没孩子。这时候哥哥姐姐都已有了各自的家,许是母亲所有的心思大都放在我上学结婚生子上了,我与母亲的感情比小时候要浓的多了。等我有小孩子,因为在西安打工的缘故吧,回家的次数没有以前多了,对母亲的照顾在我几乎没有什么,我三哥二哥大姐他们照顾的多些,这一点上有些愧疚。唯一能做的就是每次回去给她买些她常吃的药,母亲因为生孩子多了缘故吧,不到五十岁时得了三叉神经痛,经常吃一种卡马西平的药以止痛。原先是二哥他们老买的,我毕业后才买的次数多了。就这一微不足道的小事,她老给我小姨说我有孝心,经常给她买药。说得我自己都有点惭愧。老人大多数都是这样,只要儿女一点点回报就已经很满足了,可他们对儿女的付出则是无条件的,也是无私的,比儿女对她的回报大了不知道多少倍!

­那是一个动乱的年代,孩子们没有正儿八经上学读书的,老师也不管,其实也管不了,二哥和伙伴们经常出去打鸟,去果园和菜园偷好吃的瓜果梨枣,他们还经常在一起背着大人抽老旱烟。二哥最喜欢我,出去玩的时候经常把我带上,到现在我还依稀记得他和邻居伙伴偷了生产队玉米棒子回来在邻居家煮着吃的情景。就是因为他们这些“劣迹”,导致了他后来闯下了“大祸”而最终酿成了悲剧。­

母亲临去的前三年因病的缘故已不能下床了。她常常说拖累了我们,有时候都不吃饭想绝食而死。那时候我小孩还没出生,于是乎我骗她说:“你把我哥我姐的娃都见了,我的娃你没见,你就这么走了,你放心的下我?”,许是我的话起作用了,她又同病魔坚持了一年。等到我小孩出生了,当年冬天我没带小孩子回去看她。因为农村天冷,怕把孩子冻了。我答应母亲来年春天一定带孩子看她。第二年春天大概是五月左右,我带了媳妇和孩子一起回老家看了母亲。母亲见了很高兴,只说自己没能力帮我带小孩了。母亲说这话的时候,我鼻子有些酸,一个自己的生活起居都无法自理的人,还在想着儿女的事。

­事情的起因是二哥和伙伴们偷了校里的本子来卷老旱烟抽,当时的班主任老师是我们村子里的一个小伙子,是个十足的糊涂虫。其实这并不是一件什么了不起的大事,小孩子顽皮作祸也是不能避免的,可是他天天来我们家找我母亲。母亲的性格很刚强,又是一个没有念过书的农村妇女。我们家在村子里的辈分最高,父母都是老实耿直的人,一辈子没有让人说过一个“不”字。我母亲觉得面子上抹不开,好像二哥做了什么不可饶恕的事情似的,于是就给二哥施加压力。我二哥也是个有个性的孩子,性子也比较刚烈,后来,二哥吃砒霜死了。当时我就在眼前,三十四年了,到如今当时的情景我还历历在目,什么都记得,二哥临死的时候还抱了抱我,他在苦笑。16岁,花一样的年龄,一个鲜活的生命就这样结束了,全家人痛不欲生。­

到2008年6月底,母亲临去的前几天,那时候她已不能说话了。只抓着你的手,知道你是谁,而那时候我已不知道和她说什么好了。母亲因病那几年一直在三哥家,我三哥一直照顾,我们几个也就回去看看她。我父亲则在老屋一个人,但都到临死前都没去看她,而母亲则一直放心不下父亲。虽然和父亲过得并不是很好,我听哥姐说父亲老打母亲,有一次是我亲眼所见,那时我对父亲有了看法。但我记得母亲临死时,有一口气一直没咽下去,直到我小姨对她说:“姐,你放心,我二哥(也就是我父亲)有娃们照顾,你就放心走吧”,她才瞑目。

­现在每到逢年过节祭扫的时候,我总是在二哥坟前恭恭敬敬的磕上三个头。后来儿子大了,跟我一起去的时候,我也要儿子给二大爷磕头。只是这些事情我一直也没有告诉他,我想等他稍大一点再给他讲,让他知道二大爷并不是做过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而非要去寻短见。­

2008年7月2日,农历的五月二十九,母亲终于走了,再也不回来了!那一天我悲痛欲绝!子欲孝而亲不待,人往往都是这样。在的时候不尽孝心,死了想尽孝心而亲人不在!农历的五月二十九,这一天也是父亲的生日!我大姐说咱妈临走的时候还想着咱爸的生日,是想让我们照顾咱爸呢!

­那个糊涂虫,到现在也仍还是一个十足的糊涂虫,在村里没有说他好的,不是我记恨他才这样说,不知道这样的渣子为什么也配为人师表,真是误人子弟。我从小就认识他,小学四年级的时候,我跟他读过一年书。有一次我以逆反的心理故意捣乱,结果我赚来的是一顿板子。我虽然读书不多,但还知道注重礼节,懂得“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的道理。教过我的老师有几十个,他们曾经有对我好的,也有对我不好的,我见到他们都毕恭毕敬。唯独这个糊涂虫让我不屑一顾。­

母亲一辈子是一个平凡的人,她一个字也不认得,没去过什么地方,最远的地方也就是到西安,没见过什么大世面,所有的心思就在家里。

­自从那时起,母亲一下子变的苍老了许多,父亲对这件事情也有些耿耿于怀。每到白天,父亲和哥哥姐姐们,下地的下地,上学的上学,家里就剩下我和母亲。母亲经常坐在炕上发呆,做事情也常常心不在焉,做针线活让针扎着手的时候很多。母亲太刚强,她从来不放声的哭,总是在没人的时候悄悄地嘤嘤哭泣。我问她:妈,你怎么了。她总是说没什么。这些事,我的父亲和哥哥姐姐们都不知道,即使到现在我也没有告诉他们,只有我和母亲心里明白。我当时太小,什么都不懂,这些都是我长大以后,慢慢地悟出来的。就这样持续了好多年,母亲才好!­

然而她一辈子精打细算,辛苦操劳我们七个儿女,直至成人。与邻居相处,也是吃亏的时多,但她对我们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我记得她经常说的一句话:借钱要忍,还钱要狠!没有过不去的坎。我则时时牢记,每当我碰到困难时,总会想起她这句话。也就没什么大不了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