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每日邮报》报道,居住在南非行政首都比勒陀利亚野生动物摄影爱好者里瑞特(Lizet)及约翰·格洛贝拉尔(Johann
Grobbelaar)夫妇近日在南非当地夸祖鲁–纳塔尔巨人城堡野生动物保护区内拍摄到一组极为罕见的“豺狼与秃鹰争斗现场”照片。

新蒲京 1

作为陆地和空中的两种食肉动物物种,豺狼和秃鹰相遇时都把对方作为填报肚皮的美餐。体型较大的豺狼显然把秃鹰当作嘴到擒来的猎物,但没想到秃鹰也将对方视为美食。由此双方展开了一场别开生面的战斗。

凯文·卡特(Kevin Carter,1960.9.13 – 1994.7.27)

现年40岁的约翰称:“尽管我们经常拍摄大自然野生动物照片,但能拍摄到这种陆地和空中动物物种搏斗场面的机会极为罕见。当我们看到豺狼和秃鹰互相注视对方时,我们预感到这场战斗将为我们提供绝佳的摄影素材。在整个过程中,我们最感到兴奋的是,能拍摄到秃鹰突击啄豺狼鼻子的一幕。”

凯文·卡特,一个南非自由摄影记者,可以说是摄影史上最伟大的摄影师之一,却在三十三岁的时候选择了自杀,用一氧化碳结束了自己的性命,令人唏嘘。

新蒲京,当豺狼现身于山脊后,对于秃鹰没有因其的出现而吓到感到恼火。为将秃鹰成为盘中美餐,豺狼依然使用传统的狩猎习惯,先慢慢靠近后慢慢后退,观察周围环境,并准备做出致命一击。但秃鹰仅站在原地冷眼观察豺狼的举动。

而在两个月前,他曾是那个站在世界顶级学府哥伦比亚大学图书馆圆型大厅聚光灯下,备受万人瞩目的天才摄影师;是那个凭借着一幅备受争议的纪实摄影《饥饿的苏丹》而获得世界新闻最高奖项普利策奖的战地记者。

经过近十分钟的试探后,豺狼决定首先发动攻击,并从右边展开迂回包抄。

他在遗书里留下这样一句话,“生活的痛苦远远大过了欢乐的程度”。

最精彩的一幕出现了,豺狼没料到秃鹰会反手一击,用坚硬的喙狠狠地啄了一下豺狼的鼻子。

让我们回到这张与他的死亡密切相关的照片《饥饿的苏丹》。

豺狼立即后退,并再次试图发起攻击,但在发现没有任何机会后,豺狼转身离开。

新蒲京 2

卡特的父母是英国移民,他出生在南非城市约翰内斯堡附近的郊区,这个地方实行严格的种族隔离制度。儿时起卡特就对种族隔离制度产生了怀疑,他支持黑人,因此还受到白人士兵的攻击。

1983年他被来自非洲人国民大会武装力量的炸弹击伤。退役后他供职于一家照相器材商店并因此开始对新闻行业产生了兴趣,逐渐成为一名记者,同时结识了一批同样致力于揭露种族隔离制度罪恶本质的摄影师。之后他又先后供职于星期日论坛报(Sunday
Tribune)、每周邮报(Weekly Mail)以及路透社的国际新闻机构。

苏丹,一个位于非洲东北部的贫瘠国度,沙漠、高温、饥荒、贫穷、叛乱、战争是这里独有的标签。

1993年凯文.卡特从《Weekly
Mail》辞职,和摄影记者西尔瓦跑到了苏丹,拍摄大饥荒下的受害者。一下直升飞机,他便被眼前可怕的景象震撼了:一望无际的贫瘠荒凉、饿殍遍野、瘦骨嶙峋的儿童、蜷缩哭泣的老人。

沿着濒临的死亡线,卡特依稀听到了微弱的呜咽。一个瘦得皮包骨的小孩,在前往救助中心的路上蹒跚爬行。因为饥饿难以支撑身体的重量,他再也走不动了。他趴在原地,蜷缩着身体,脑袋低垂到了地上。不远处,一只硕大的秃鹰正虎视眈眈,死死地盯着眼前这个黑乎乎、奄奄一息的小生命,等待着这顿即将到口的“美餐”。

新蒲京 3

看着这一幕,卡特万分震惊,他随即拿起手中的相机,调整了拍摄角度,轻轻地按下了快门,把这一幕定格在了世人眼前。

卡特因为这张名为《饥饿的苏丹》的图片引起了世界的震动。这张深刻反映苏丹大饥荒现状的图片最先在《纽约时报》上刊登,随后在世界范围内流传。引起了大范围内人们对苏丹内乱和大饥荒的关注,一定程度上为苏丹得到世界的帮助起到了推动作用。1994年5月14日,照片拍摄第14个月,他走上领奖台,获得了新闻界最高奖项普利策奖。

新蒲京 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