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拿托老所床位补贴,一个小屋里支三四张养老床位,进屋都插不进腿;为了养老床位达标,有的区到其他区买楼建养老床位,里头住着外地老年人……在昨天下午东城团分组审议时,市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刘维林批评养老的“面子工程”,政府投钱就要有效益,用传统的行政管理方式做养老做不好。而针对本市将探索子女“带薪”护理父母一事,刘维林解释,这并非鼓励“赡养父母还得先给孩子钱”这种观念,只是政府对在家护理老人的子女的一点补贴,与孝顺父母的传统不冲突。

图片 1
市民政局副局长李红兵在新闻发布会上接受记者采访。

3000多家托老所无人上门

北京正研究居家养老子女带薪护理政策,年内出台管理办法。据介绍,居家养老子女带薪护理主要针
对有困难的失能、失智老人,预计有60万人左右。昨天,市十四届人大四次会议举行了第二次全体会议,市人民政府在会上就《北京市居家养老服务条例》的实施
情况进行了书面报告。同时,本次大会召开第二场新闻发布会,详细介绍了本市目前养老事业发展情况。异地养老的人群,在河北定点医疗机构发生的医疗费用可按
照北京的政策报销,目前京津冀三地正在进行系统对接。

刘维林全程参与了《北京市居家养老服务条例》的起草工作,可谓是养老的专家。去年5月《条例》开始实施后,人大同步开展了执法检查。在检查的过程中,刘维林越来越觉得,用传统的行政管理方式做养老做不好。人们长期认为养老是福利,政府给钱给物就行了。但实际上,北京老年人近300万,每年增加18万人,这不仅是民生问题,还是社会问题。

现状

“社区的托老所日间照料机构都是街道社区找块地支起来床,工作人员兼职做,效果并不好。”刘维林表示,北京3000多家托老所基本上没什么人过来,成了摆设。小餐桌也是3000多家,跟小饭馆签协议给补贴。让老年人到那里就餐,但是饭菜质量不保证,刮风下雨老年人又去不了,特殊化用餐需求根本做不到。“政府投钱就要有效益,应该建立市场化机制,真正解决老人的实际需求。”

养老服务队伍总量不足

为拿补贴小屋里塞满养老床

为了满足居住在家老年人的社会化服务需求,去年5月1日起,《北京市居家养老服务条例》正式实施。在实施居家养老服务的过程中,本市仍然存在着一些问题和不足。

刘维林说,建一个100人以上的养老照料中心,政府一次性给450万元的补贴。但有的养老照料中心建了好几年了,仍然没发挥作用。“社区的有些托老所,政府也给了补偿,有些企业为了拿到这笔钱,在一个屋子里支三四张床。”刘维林在检查中发现,年轻人想进屋都插不进去腿,老年人根本没法在里头住。

比如,目前,北京存在着养老服务设施欠缺的问题,城六区1600个老旧小区养老服务场所严重不足,适老性无障碍设施改造尚未开展,还没有出台对闲置国有资产和设施用于居家养老服务方面的政策。已建成的街乡镇养老照料中心运营不善,服务功能不适,提供的居家养老项目有限。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问题?刘维林说,因为政府的补贴没有补给人,补的也不是服务,补的是床腿,只要支起这张床来,满足了指标要求就算达标。市里给区里下达养老床位指标,有的区没有地方建养老机构,没法满足床位指标的要求,就到别的区买一栋楼,弄进去200张床位,养着很多河北和其他省市的老年人,没解决本区失能、高龄、三无老人的养老问题,但是仍然达标了。因此,按传统的思维观念,传统的体制机制,不可能建起社会化的服务体系。

此外,养老服务队伍总量不足。全市近300万居家老年人需要与之相应的养老服务人才,但总量严重不足,居家养老服务人才缺口大,特别是为近60万失能、半失能老年人服务的专业护理人才基本还是空白。

带薪护理和孝顺父母不冲突

举措

有人提出,北京研究居民居家养老子女带薪护理政策,这样会鼓励人们形成“赡养父母还得先给孩子钱”的观念,与孝顺父母的传统道德有冲突。对此,刘维林解释,在北京之前,南京等地已经开始了这方面的探索,有的地方是针对“4050”人员,主要是下岗职工,本身也赋闲在家,照料护理父母政府适当给一些补贴鼓励。“北京在探索中也会出台详细规定,这不是要混淆子女的孝顺父母责任。两码事,家庭有老人的,子女自愿担负护理老人职责,政府给补贴就相当于政府购买服务的意思,补贴并不见得多,主要起到鼓励作用”。

如何缓解人手紧?

而谈到居家养老护理员的培训,刘维林则提出,养老护理是很专业的事,并不是普通家政人员可以掌握的,专业的培训非常有必要。老人的子女如果承担着赡养老人的责任,也应该参加培训,掌握专业技能。

今年推子女带薪护理政策

2015年,在养老照料中心推动针对家中有长期卧床老年人的短期托管服务,也就是常说的喘息服务,给这类家庭提供支持。今年,将会探索居家养老子女带薪护理政策。

《报告》中提出,北京将研究居家养老子女带薪护理政策。这样,今后政府将出钱“聘请”子女在家照顾老人,既能弥补养老护理员的数量不足,又能满足失能老人的情感需求。

市民政局副局长李红兵介绍,居家养老子女带薪护理政策,在南京有类似探索,“在家中提供相应护理的时候,监管体系怎么设计、如何确保有效和简洁,是目前正在做的事”。

“今
年相关的管理办法会出台,随后将进行试点。”李红兵说。办法的最主要内容是考虑到监管,如何确保这些政府发补贴、给薪金的子女能真正回家照顾有需要的老
人,真正保证老人养老问题,这些监管办法必须要做到,目前相关的办法正在研究,年内具体的方案将出台,并选择合适的区先行试点,并进一步推广。


人大副秘书长刘维林称,探索子女“带薪”护理父母,不是鼓励“赡养父母还得先给孩子钱”这样的观念,只是政府对在家护理老人的子女的一点补贴,与孝顺父母
的传统不冲突。北京今后在探索中会出台详细规定,这不是要混淆子女的孝顺父母责任,而是两码事,家庭有老人的,子女自愿担负护理老人职责,政府给补贴就相
当于政府购买服务的意思,补贴并不见得多,主要起到鼓励作用。

据介绍,居家养老子女带薪护理主要针对有困难的失能、失智老人,预计有60万人左右。

怎么解决费用高?

家庭病床医疗费将纳入医保

《报告》提出,北京准备对家庭病床发生的医疗费用项目进行细化,将符合规定的项目纳入医保报销范围。同时,调整本市基本医疗保险报销范围中护理费、医疗康复项目,提高报销水平。

北京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副巡视员徐仁忠介绍,未来,市人社局还将促进社区卫生机构和养老机构资源共享,对社区卫生服务机构在养老机构和养老照料中心内设置分支医疗机构,开辟医保定点“绿色通道”。


对老年人生病多、用药多且行动不便的情况,为进一步方便老年人在居家附近就医用药,市人社局在医保社区用药报销范围中进一步增加了224种常见病、慢性
病、老年病的药品,使社区医保可报销药品达到1435种。徐仁忠表示,本市老年人在社区卫生机构就医,使用医保目录内药品发生的相关费用都可以纳入医保报
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