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可能是全中国最有“故事”的旅行公众号。欢迎关注80后旅行作家刘小顺(“Liu小顺”公众号:lxslvxing),“跟着小顺去旅行”将持续提供最独特的环球旅行故事!

本来计划在节后,只有我和老婆俩人。女儿强烈希望在婚前再和我们有一次一家三口的出游,她又没有太多的休假,所以只有在春节中间出发了,尽管非常不愿意在节日期间去凑热闹,但是为了女儿也不得如此。

图片 1

我原来的计划是昆明,建水,元阳,普者黑,坝美,罗平,昆明,一个环线,12天时间,因为女儿的加入,我们只有7天时间,所以将普者黑和坝美砍掉了。其实普者黑和坝美的春天不是最好的时候,但是我觉得单独为普者黑和坝美走一趟不太值得。如果你有时间,同时行程是在节后,还是加上这两个地方。

《跟着刘小顺去旅行》“过去时”第1季

如果只去元阳,12月到3月期间是最好时间,因为这时候梯田灌水,线条明显,同时有光影的变化。我在前几年的8月份去过龙脊梯田,满眼的绿色,但与灌水后的元阳梯田相比,线条不明显,色彩单调。所以如果是第一次去元阳还是在12月到3月之间,最好是12月和1月,这时候据说能容易看到云海,2月开始干燥,云海形成的可能性比较小。将元阳和罗平放在一起,会使行程更有效率,但是罗平油菜花的时间性更强,因为罗平除了油菜花就没什么可看了。春节后的一个月,基本是2月中和3月中期间。所以如果加上罗平,最好的时间是节后。今年的花期比较早,据说年初二就盛开了。如果加上普者黑和坝美,形成一个更有效率的环线,当然这时候不是普者黑的最好季节,而其一定要在节后到这两个地方,否则会人满为患。

20、元阳看梯田,春城不叫春

无论从哪个方向过来,都要先到达元阳新县城,也叫南沙。昆明方向过来可以经建水,或经个旧。经建水的优点是在车上的时间短,缺点是要换车。昆明到建水有火车,只有3个半小时,而且火车比任何大巴都要舒适。建水火车站前有公交到建水长途车站,10分钟,一块钱。建水到元阳的中巴只有2个半小时,30块,滚动发车,坐满就走,但因为是盘山路,路况比较颠簸。经个旧的优点是路况较好,缺点是耗时长,要7个多小时。更重要的是建水是个不错的古城,如果有时间可以在建水住一晚,转天中午再做车到元阳。我是因为时间紧,怕影响元阳和罗平的时间,所以下车后直接换中巴到元阳。我是坐早上7点半的火车,11点多到建水,2点半就到元阳了。

2011年3月20日,天还没亮,我和Jared扛着大包小包走进勐腊汽车站,见到那辆开往绿春的班车,顿时心中一凉。

要到梯田还要从元阳新县城坐中巴到新街,再从新街换小巴或中巴到梯田的具体地点,坝达,胜村,多依树,或老虎嘴。新县城到新街的中巴平时是10块,春节期间对外地人是20块,也是滚动发车。新街到梯田的具体地点的小巴平时是5块或10块,节日期间是10块或20块。

“确定是这辆车?”我问Jared,在我印象中,跑那么长的路,必须是一辆大客车才行。可实际上只是一辆破破烂烂的小面包车,空间窄小,地板黏腻,座椅上的脏东西似乎结了厚厚一层壳,各种规格的行李横七竖八地塞满每一个缝隙。

我们是在新县城吃的中午饭,3点半上的中巴,4点半到的新街。下车后和同车的4个人拼了一个小巴,300块,先送老虎嘴,看过日落后送到多依树。考虑到新街到老虎嘴的小巴一般要在胜村换车,再有看过日落后老虎嘴到多依树的交通不好解决,这个拼车还是很实惠的。我们是在5点半到的老虎嘴,所以当天从昆明出发坐火车经建水到老虎嘴看日落是完全可行的。如果在建水停留,可以转天11点到长途车站去坐中巴。我因为考虑春节期间交通的不确定性,做计划时做好了在多依树多住一天的打算,结果还是很顺利,也许是我们在年初五到的有关,据司机说前几天景区里堵车还是很厉害的。

我担心这辆濒临报废边缘的破车究竟能不能连续跑10个小时。

元阳梯田是套票,包括坝达,多依树,老虎嘴。80块,可以进这三个观景台各一次。如果不进这三个观景台,可以不买套票。比较下来三个观景台我觉得老虎嘴还是要去的,坝达可以逃票,多依树日出我觉得没什么意思。所以我觉得第一次去元阳还是买票进这三个观景台,否则你会觉得缺点什么。因为梯田的位置,老虎嘴和坝达是看日落,多依树是看日出。人们热衷于日出日落时因为这时候光影的变化丰富。比较老虎嘴和坝达,我喜欢老虎嘴。坝达的特点是壮阔,但是因为近乎是平视,所以看到的线条多,水面少。老虎嘴是俯瞰下面的一片梯田,所以可以看到水面,同时也可看到线条的变化。老虎嘴观景台最下面看到的一片梯田我很喜欢,颜色非常漂亮。其实第一天老虎嘴的落日让我们有些失望,因为空气太干燥,没有云,行不成晚霞,所以颜色不是很丰富,落日过程中看到水面的颜色变化不大,只是相机的照片有些粉红。老虎嘴到多依树的十几公里山路开了近半小时,司机说年初二的时候这段路堵车,有的人晚上11点多才回去,看来避开春节的前三天是必须的。来梯田的人多数住在多依树,因为多依树去任何梯田都方便,特别是看日出方便,小部分住胜村和新街。所以日落后从老虎嘴到多依树一路都是车,看着车流我在想,这样的状况对当地的环境肯定是破坏。

出城后,一小段高速公路没多久就开到头了,接下来是无穷无尽的鬼斧神工的盘山公路,绝对过山车级别的惊险体验,车身像贴着悬崖在飞。

我是在12月9日在携程上预定的元阳雕刻时光客栈,是根据携程的点评选择的。这个选择没有失望。客栈的位置距离多依树观景台很近,走路不到10分钟。客栈的屋顶可以看日出,我们第一天早上就是在他家屋顶上看的日出,虽然看到的是多依树观景台看到的同一快梯田的侧面,但效果还不错。开客栈的是两个四川小伙,客栈被他们打理的很干净,房间没有异味,床单被褥洁白,对于这个地方来讲有这样的客栈真的很不错了。更可贵的是他家在春节期间的房价只有328一晚,其他的客栈出的价都要500多,所以在12月初他家就满房了。上下铺的标间可以住下一家3口,上铺的台阶护栏都很安全,下铺睡两个人略挤,但还可以。住他家还有一个更大的好处是他们推荐的包车,从他们推荐给我的包车司机身上我感觉到,他们肯定和这些司机走过这些地方,他们和司机可以根据客人的需要规划出合理的路线,特别是他们有一个自己发掘的神秘日落观景点,这个观景点比老虎嘴还要好。

要命的是,在如此车破路坏的危险情况下,司机居然不肯老实开车,不停扭头和旁边的副驾驶员聊天,要不就拿起手机打电话。

这家客栈没有厨房,所以我们在旁边的客栈吃的晚饭,素菜25一份,略贵,但还可以接受。早上没看到有客栈供应早饭的,买了路边的烤米饼和鸡蛋,估计是平时价格的两倍,但还可以接受。其实当地老百姓从旅游上所得到的并不多,门票收入回馈给当地百姓的很少。开客栈要有资本,当地人开的不太多,更多的人是开包车,卖鸡蛋和粑粑。所以到当地人开的饭馆吃饭,买几个当地人的鸡蛋也算是回馈当地人吧。

司机头顶明明贴着一张大标语,应该是说“不许司机拨打手提电话,不许跟司机聊天”,可不知道谁手贱,把两个“不”字全抠掉了。

因为元阳的天气变化无常,我计划在元阳住两晚,这样可以有看两次日出和日落的机会。如果是我自己或只带老婆过来,我是不会包车的,我会走LP推荐的两条徒步线路。考虑女儿的体力,我接受了客栈推荐的包车,500块一天,在春节期间还是合理的。考虑23日一整天都在车上颠簸,我将多依树观景台看日出放在25日早上。24日早上在客栈屋顶看日出,7点起床就够了。9点做包车去爱春看蓝色梯田,小面包车比较破旧,堵车,开始有点失望。但是经过一天的行程,我非常感谢客栈推荐的包车,让我们有了精彩的一天。

每当司机一手拿着手机笑得忘乎所以,一手猛将方向盘打到底,来个超过九十度急转弯的时候,我恨不得冲上前把他的手机摔到悬崖下,如果这样能够挽救大家性命的话,我宁愿让那个看起来五大三粗的强壮司机反手打我几个大耳光。

蓝色梯田是因为梯田的水面映照蓝色的天空而来,可能是时间和角度的关系,爱春路边的梯田比较蓝。在路边就可以看到,拍照要下一层视野会更开阔,近距离接触梯田也可以走到里边。这中间要走路边一个梯子,每人两块,下到第一层,再往下走会有不同的小孩子对你说这是我家的地给我钱,困难之处在于你不知道你给他的钱是那块地,我们是让一个小孩带我们下去后然后给了他钱。虽然有些混乱,但感觉当地的民风还好,这可能和多年来当地虽然封闭,但能自给自足有关。我注意到我们的包车司机在很多地方和很多人都打招呼问好,我想这和这个地区人们相处融洽有关。

可我毕竟胆量不够,扔手机的壮举只是想了想,没敢付诸行动,看周围的乘客们都很淡定,Jared甚至闭起眼睛开始假寐,我只好默默抓紧前面椅背上的把手,以为这样就安全了。

蓝色梯田后司机带我们到爱春到多依树之间的一个村寨,我忘掉名字了,这是个原生态的哈尼村寨,和它比较箐口附近的民俗村就是垃圾。我非常喜欢这个村寨,里边没有人向你兜售鸡蛋明信片,他们自己过着自己的生活,对到来的游客并不十分关心。其实整个梯田景区,只有在三个观景台附近有些小孩兜售明信片和鸡蛋,但强度还好,比在吴哥遍地是找你要糖果卖明信片的小孩,比佩特拉遍地是毛驴骆驼和卖明信片的小孩要好的多。原始的哈尼建筑的墙体是碎石和石块干垒而成,屋顶是很厚的泥草,住在这样的房屋里可定没有新建的楼房舒服,所以这样的原生态哈尼村寨在这个地区也是不多了。司机也说这是当地政府保护的村寨,已经不允许村民拆除建新房。其实整个梯田地区还有这些哈尼村寨是难得的人类文明遗产,但是要保护他们确实很难,不带着功利心的保护更难。在梯田里耕种水稻非常辛苦,如果没有补贴这些梯田肯定会撂荒。补贴梯田耕种可能还容易些。保护这些哈尼村寨会更难,当地人也有住舒服的现代房屋的权利,我们不能为了保护这些遗产强迫这些人住在这里。我不知道欧洲对历史建筑是如何保护的,在里昂和巴黎住的酒店据说是历史建筑不允许改变外观,所以电梯只能容两个人,楼梯很小。估计没有人会自愿住在这种老房子里。至少政府要花钱改善内部,达到可接受的居住水平。

幸好一路上有惊无险,云南山区的司机肯定都是“一心多用”的特殊人才。

哈尼村寨后我们去老鹰嘴,经过胜村时候吃午饭。包车司机不向你推荐饭馆,这让我们感觉非常舒服。胜村应该是这个地区的中心,那天正赶上赶集的日子,加上春节期间,人还是很多。我们到一个有很多当地人吃饭的饭馆,素菜也是20一份,我要了一份当地的白煮牛肉,30一份,带皮的,煮的比较烂,还不错,后来在县城的饭馆也吃到这样的牛肉,看来这是当地的特色菜。

夜幕降临,终于安全抵达绿春县,Jared便语重心长地劝我:“以后别再瞎操心了,闭上眼睛就行,如果真要死,睁着眼睛也没用啊。”

老鹰嘴和神秘落日观景点是我们最喜欢的两处梯田景点,有了这两处,500块的包车费得到了完全回报。老鹰嘴的梯田有不同的颜色,颜色是水里的绿色和红色的浮萍引起。看老鹰嘴梯田也是在对面的山崖上俯瞰,颜色和线条,非常漂亮。如果你不包车,可以做小巴到胜村,然后从一个叉路走进来。据说平时有小巴从胜村到老鹰嘴,春节期间小巴司机都忙着做包车生意了,所以我看到有些人步行到老鹰嘴。5公里,步行往返要2小时,但非常值得。

图片 2

老鹰嘴后到坝达,其实只有在日出日落时间的三个观景台人满为患,其他时间各个景点人还是不多的。比较下来,如果你只有一个看日落的机会,让雕刻时光客栈找司机去神秘落日观景点,如果你有两次,第二次去老虎嘴,如果你可以看三次,第三次去坝达。我们是下午三点到的坝达,没在那里等落日,但感觉不如前两个好。坝达第二观景台有一条条路通向公路,我看到有些包车司机带客人从这里进来,看来是景区管理机关和当地人的默契。

我们第二天起个大早搭上去元阳的客车,没等客车到终点,就中途在一个叫全福庄的岔路口提前下车,拦住一辆当地面的,10块钱送我们去多依树景区——元阳梯田分为许多景区,比较著名的就是多依树、老虎嘴和坝达——我们根据攻略推荐,预订了一家位于多依树的客栈,据说视野非常好,院子里就能看见梯田。

坝达和箐口之间有个不要门票的观景台,下到梯田下面也没有村民要钱,梯田中间有一小块油菜花,下去转转还不错。相比之下,箐口梯田就索然无味了。

一个小时后,我们终于找到预订的客栈,设备简陋的房间非常昂贵,两个人就要100块钱,我们砍了半天价,老板愣是一分钱不让步,看在离梯田近,我们也懒得再找其他住处,只好忍痛住下,但对这家所谓背包客栈已经没有太多好感。

神秘落日观景点要回到爱春继续往上走,路过蓝色梯田时司机停下让我们照相,这时候就不太蓝了。到了神秘落日观景点,看到两个三脚架已经架在那里了,司机说今天来的是专业的了,昨天来的都是业余的。对他来说,有三脚架的都是专业的,像我这样没有三脚架的都是业余的。现在知道这个观景点的人还不是很多,客栈,包车司机也没有在网上过多宣传。好像这是他们和景区管理机关间的默契,否则买门票的人就更少了。两个三脚架是四川过来的专业摄影发烧友,居然没靠当地司机自己找过来,其中一个说去年他只差一公里就找到这里,所以今年他一定要来。他遗憾的是今年找到这里,却没有去年的云海了。这个神秘落日观景点也是俯瞰下面一块梯田,但和梯田的距离要比老虎嘴的要近,所以颜色变化要比老虎嘴强。而且下面的梯田中间有一个村寨,好像在仙境中,我向下走了一段,因为担心时间不够,走了一小段就回来了。以后有机会到元阳我一定走到这个村寨住一晚,如果没有住的地方就露营,我感觉这个村寨也可能是个看日出的好地方。

傍晚,我们徒步去坝达景区——看梯田日落的最佳地点。从坝达景区的观景台上看元阳梯田,果然跟我们路上见到的“冰山一角”不同,壮观多了。

早上不到7点就到了多依树观景台,这时候观景台里所有的护栏边都挤满了人和三脚架。我看了一下,在上方的护栏的镜头里总是躲不开下层护栏边上的一串脑袋。我索性下到最底层,高举相机盲拍,有几张效果还好。上层护栏的人在不停的喊,不要把相机举那么高吗,不要把手机举那么高吗,我只是被喊的其中之一。我不知道专业摄影发烧友怎么看,我总感觉日出和日落的景色基本一样,日落好像是日出的倒播。

一层一层的水稻田从眼前铺到天际,如同上帝投了一颗石子在汪洋中,荡开的水纹凝固在群山之间。我们抱着两包麻辣锅巴和一包瓜子坐在观景台等日落,风很大,而这里日落时间又很晚,要等到晚上8点半。

其实我安排在多依树住两天是希望多一次看到云海的机会,但是最近几天天气晴朗没有任何云海的机会,我希望有时间到这里骑行一次,希望看到云海。

图片 3

元阳回昆明也可以经建水或个旧,经个旧就会经弥勒,在弥勒向北继续到石林昆明,向东就可以到罗平。8点多在客栈前看到有到个旧的直达车,家里两位美女还没准备好,所以只有放弃。9点多在客栈前拦到去新街的小巴,每人20,在前面上来一家3口,重庆的,也去个旧弥勒,他们是先去的罗平,想先去石林再回昆明。所以司机说可以40块每人直接送我们到新县城。到箐口又上来一个要到个旧弥勒的,四川的,想到弥勒泡温泉,所以司机提议70块每人,直接送到个旧车站,大家一致同意。到新县城全车一起吃饭,不到两点就到了个旧。然后赶上2点05个旧到弥勒的大巴,4点不到就到了弥勒。我之前做计划时候考虑春节期间交通的不确定性,在弥勒和泸西各订了一间酒店,现在时间还早,正好推掉弥勒的酒店,坐1小时中巴到泸西。因为带着两位美女不想太赶,不然完全可以当天赶到罗平。

仿佛一瞬之间,那些原本不知道隐匿在什么地方的游客们突然如雨后春笋一样集体冒出来,个个扛着长枪短炮,誓要跟这梯田决一死战。

在泸西住的一个硬件非常土豪的酒店平时158,春节期间258,非常超值。隔壁街道的一个牛肉米粉10块一碗,米粉可以无限添加,离开了景区消费会便宜好多。其实这里离罗平只有100公里,做长途车到罗平只要两小时,如果自驾1个多小时就到了。油菜花季节罗平的吃住都会加倍,其实没必要住在罗平,尤其是自驾的,完全可以选择住在泸西。前面师宗的情况不了解,师宗离罗平更近,只有50公里。

眼看阳光柔和起来,每个人都进入备战状态,极力在小小的观景台上占据一切有利地形,我们的视线逐渐被挡住了,手里拿着卡片机似乎也没资格跟他们去抢位置抢角度,免得遭白眼。我甚至看见一个不怕死的家伙,干脆翻出观景台,站到悬崖边去拍照。我忍不住一会看日落,一会看他,邪恶地想:怎么还没掉下去?

原计划是要到九龙瀑布去看看,后来在路上好几拨人都说九龙瀑布和多依树不好,想想不要带她们俩奔波,悠闲的转转十万大山,金鸡峰丛和螺蛳体现就好了。这样只在罗平住一晚,27日晚坐火车回昆明。回天津的机票是28日晚,这样有一天时间在昆明吃个饭,看看翠湖的红嘴鸥。

太阳即将落山,晚霞映得梯田一片通红,确实很美。我仗着个子高,举起相机越过重重人头,过一会拍一张,过一会再拍一张,可是拍来拍去都差不多,干脆就不拍了,用眼睛看风景更实在。但Jared不识趣,跟只小猴子一样在人群中挤来挤去。

我们26日10点就到了罗平,去十万大山,多依树,金鸡峰丛,九龙瀑布的中巴小巴都在这里,所以在罗平没有必要包车,虽然车况有些破旧,但是坐坐当地人的车,也是个很好的体验。先回酒店入住放行李,打车在起步价6块,春节期间涨到10块。艺龙上订的新天地酒店,去掉返现505一晚,硬件不如泸西的,房型和泸西的相同,不知道谁拷贝谁的。到十万大山的小巴10块一位,做满就走,估计卖给外地人的票价贵,因为有一次车山只有两个空位,司机叫车上的一个人下来让我们三个上去。

果然,那些自以为是的摄友向他的入门级单反相机抛去了不少白眼。

网上的攻略几乎没有单独到十万大山的,都说是去多依河路过时看看就好,但是我们觉得十万大山最好。十万大山的油菜花是在山谷和山坡上,有变化,最重要的是几乎没有人。我们在观景台下车后没有进去,而是沿着公路向下走了一段,走走停停,有的地方还可以下去转转。十万大山有个观景台,因为来的人少现在已经荒废了,观景台在一个小山上可以看到山谷和公路两侧的景致。其实十万大山的景致远远不止于观景台,沿公路步行一两公里最好。

夜里,我和Jared回客栈每人花了30元人民币吃了一顿非常简陋的农家饭,心生不满,决定明天看完日出就尽快离开这里。

十万大山回来在小巴站附近吃了5块一碗的凉粉做午饭,这个凉粉和昨天的米线被家里俩个美女说是一路吃的最好的饭。

其实在元阳梯田看日出很舒服,因为天黑得晚,自然天亮得也晚,不用三更半夜爬起来。而多依树观景台是最佳日出观景点,离客栈只有几分钟步程。我们6点半起床,爬到山上7点钟,天都还是黑的。

到金鸡峰丛有大巴,5块一位,也是坐满发车。到了景区附近就开始感觉不好,一片人喊马叫的景象,路上停的都是车,进油菜花里的小路两侧搭起了棚子,摆几个峰箱卖新鲜的蜂蜜,这几个蜜蜂又不是奶牛不会出那么多蜜的。离开这些“商业街”,带着她们走没什么人的小路,这样感觉就好多了,这里也没有牛车,也进菜花地照相收费的人。我们应该是三点多到的金鸡峰丛,在地里转了好长时间,想找个安静的喝茶的地方都没有。给我感觉这个地方除了油菜花就是垃圾堆,其实很多人需要一个干净的地方坐坐,喝喝茶,茶可以贵些,不要卖那些用糖水做的蜂蜜,还弄些可怜的蜜粉做托,到处嗡嗡的飞添乱。金鸡峰丛的特点是壮阔,是一座座山丘立在一个金黄的平面上,所以不登高不能体会这种壮阔。进了油菜花地我就在找能登上去的山包,靠路边的两个小山包有人,但我觉得视线不够好,应该里边的在油菜花地中间的山包才能有360度的实现。5点的时候就在我犹豫是不是要等日落的时候,女儿发现前面不远的一个山包上有人在向上爬,这个山包正是我想要的位置。上山的路不是太好走,她们俩上了一点就不想上了,我一个人只花了10多分钟就上去了,果然是非常好的山顶,360度一览无余。坐了一会儿,我想她们错过这样的美景一定会遗憾的,其时爬上来的路并不太难,想通知她们,没带手机。实在不想让她们错过,只好下山去叫她们,这个山包我爬了1.5次。这座山包是在一个直升机停机坪的旁边,在公路上经过停车场向前200米左右的一个桥洞附近下来有一条小路直接向里走。看日落应该容易找到,看日出黑灯瞎火的可能不容易找到。

运气很好,当天的梯田盖有一层云海,虽然云层有些厚,但我们知足了。我用“小白”记录下梯田日出的景象,确实比日落更慑人心魄,难怪那么多人在旅途中都热衷于看日出,甚至有时候需要反人体机能地去看都在所不惜。

这一天大家又走路又爬山,回来的又比较晚,取消27日看日出的计划,改为睡到自然醒。其实我觉得油菜花里的日出日落远没有梯田的日出日落色彩变化多,而且我在梯田里感到的日出日落的光线其实差不多,可能专业发烧友不同意。

梯田、云海、日落、日出,只有短短一天,但是这次短暂的元阳之行也算是圆满了。

去螺蛳梯田的小巴要到火车站坐车,也是每人10块,晚上的火车,所以带着行李到车站,寄存后坐小巴到梯田。本来想在螺蛳梯田消磨几个小时然后回到火车站坐晚上7点多的火车回昆明,没想到螺蛳梯田和十万大山和金鸡峰丛大不一样。从公路上看螺蛳梯田确实好看,但是没有一处可以让你坐下的地方,因为最近天气晴朗,空气干燥,所以风大,尘土多,这样会让你欣赏的心情大减。一刻钟就够了,我是不甘心花一天的时间在罗平只在这里呆一刻钟,鼓动她们俩下到梯田里,从停车的位置向下走一小段,当地人新修的一个停车场,旁边有下到山谷小路。经过一个小村,到处是垃圾,非常破坏情绪。小到这个梯田里的感觉就不如十万大山和金鸡峰丛,因为视线不好。好在这个小村也有去罗平的小巴,这样就不用再爬到公路上。

图片 4

罗平火车站外没有一个像样的地方,这个地方的落后可见一斑,两瓶啤酒在一个小米粉店坐了两个多小时然后上火车。

去昆明之前,我们在一个叫作建水的古城里小住了一夜,尽管那里有国际青年旅舍,但景点只有几口古井,不值一提,倒是有一座被改成党校的古代禅寺令我大吃一惊,我去参观时,党员们正在大雄宝殿里上课,感觉太神奇了。

翠湖的红嘴鸥还是可看,虽然没有

离开建水的那天,气温骤降,前一天洗过的衣服没晾干,我就搭在客车上继续晾。坐累了,我会窝着腿在座椅上躺下,就这么一路像个流浪汉一样到了昆明。

滇池边的壮阔,但是可以租小船下到湖里。女儿找的年轮菜馆还是不错,前两次到昆明从没有好好吃过饭。昆明注定是一个中转站,以后还会经常到这里。我忽然发现昆明其实是非常适合冬季骑行的地方,想想今年冬天,几乎浪费了,等那一年冬天没事,安排一次到云南的骑行,希望看到梯田的云海和更美的日出日落。

在昆明的两天是最腐败的两天,好不容易回到大城市,两位老友轮番请我和Jared吃饭,各种小吃、各种大餐吃得我都忘记自己姓什么了。

图片 5

虽说一路上去了那么多地方,吃了那么多东西,可要说以美食为主题来安排行程,在昆明似乎是第一次。

图片 6

图片 7

图片 8

-未完待续-

图片 9

关注”Liu小顺”微信公众号:lxslvxing并回复关键词即可获取全部文章目录。

图片 10

图片 11

图片 1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