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我很努力的学习,但还是在中考中没有发挥出正常水平,没有考上我们当地的重点高中。那是母亲唯一的一次对我发火,“平时模拟考试都可以考得很好,为什么在考试中却只考了这么一点,让我和你爸怎么接受呢!”那一夜,我望着星空,遥想着自己的梦想,大声地嗷嗷痛哭,我发誓一定要在三年后的高考中出人头地。母亲也一夜未眠,她比我还要难受,我知道她要承受来自亲戚朋友、街坊邻居的种种压力。

更多信息请访问:高考频道 高考论坛 高考博客圈

果然我没有辜负大家的期望,我以超过河南省重点线近30分的成绩考上了一所211重点院校。父亲、母亲还有亲戚朋友无不为我而骄傲。那一刻,我感觉最高兴的要数我的母亲了,他的孩子终于有出息了,她的辛苦没有白费,那回我再次看到她落泪,只不过那是激动的眼泪,那个夜晚的星空真的很美。

在2010年6月,孟祥飞也和其他同学一样参加了高考。如果不是接下来发生的事,现在的他已经是一名在校大学生了。

我的家乡在孕育了古老殷商文明的豫北平原,而我上大学的地方是在草原青城呼和浩特,两地相距两千多里地。每次从家出发,都要坐上近二十个小时的火车,忍受着车厢里的拥挤人群和刺耳的嘈杂声,更难受的是离家的距离越来越远,要在半年多后才能再次见到母亲。坐在火车上,我都会想到临行前母亲的嘱托:“孩子,在学校里一定要好好学,记得常给妈妈打电话,报个平安。”想到这些,总忍不住要掉眼泪,少年时代的一幕幕又浮现在我的脑海中……

“让他复读一年吧,孩子这么懂事,不上学可惜了。”在母亲住院时,同屋的病友得知孟祥飞为救母亲放弃上学的事之后,纷纷劝孟祥飞的父亲,不能让孩子就这么不上学了。

在我去上大学之前,母亲再次用那块手帕为我包了学费。手帕看上去没有了耀眼夺目的光泽,但我却觉得那是天底下最漂亮的手帕了,这块手帕包裹着的是母亲的心。在这以后,母亲怕我在路上把钱弄丢了,就不再用手帕为我包钱了,改成了用银行卡直接给我打钱,那块手帕就彻底结束了它的历史使命,永远的躺在了我的抽屉里……而母亲的爱,永远的装在了我的心里。

最终,孟祥飞被东北大学录取。但是,孟祥飞的学费再次让全家人犯了难。

记得那次新学期开学的时候,家里怎么也凑不够我的学费,我只好独自一人,好像是打了败仗的将士一样,无精打采的去了学校。我告诉老师说:“家里实在太困难了,能缓几天交学费吗?”老师说:“没什么,等你有钱了,补上来就行了,拖几天没什么影响的。”一个星期之后的一天中午,母亲去学校找到了我,急急忙忙地把那个包着钱的手帕递给了我,说:“都是妈不好,没给你及时交学费,赶紧把钱给老师。记住要好好学习,家里就是再难也要供你上学。”简单的聊了几句话之后,母亲便匆匆地离开了学校。望着母亲远去的背影,我的眼睛湿润了,我不知道该怎样做才能报答父母亲的养育之恩。后来,在一次和母亲的聊天中,我才知道那天母亲竟然没吃中午饭。

“为了给他母亲治病,家里还欠了债,大女儿上大学的费用全是用的贷款。而自己为了照顾卧床的妻子,也没办法出门打工,只能在村里干点零星建筑活,平时的收入连妻子吃药都不够。”孟凡支说。

后来,我去了我们当地的一所普通高中念书。三年的时光飞快,转瞬即逝,一直是每天不断地写卷子,不断地讲习题。我只记得,母亲一次次地用手帕给我包钱,我也一次次打开手帕取出钱来。高考前的那个月,母亲在用手帕给我包钱的时候,特地给我多包了两百块钱,让我用来多买点补品吃,“学习重要,身体也重要,可不要在这节骨眼上累坏了自己。能发挥出自己的正常水平,就可以了。”在那仅剩的一个月中,我保持了一个好心态,用一颗平常心去对待高考。考场上,我认真地答着每一道题,感觉高考跟平时的考试没什么区别。

母亲再次病重,他欲再次放弃上大学

自从我上了初中,就远离了母亲。那时候是在镇上,差不多每半个月可以回一次家,每次回家就是给家里要生活费。家里的情况我是最熟悉不过的了,父亲靠给别人打工给我和妹妹挣学费,而母亲则是守着家里的两亩薄田维持一家人的口粮。每当给母亲要钱的时候,我都不敢张口,生怕她会骂我一顿。可每次母亲总是微笑地对我说:“到学校之后,赶紧把钱交了,千万别弄丢。”当我接过母亲用手帕包好的钱后,总是感觉心里很不是滋味,这又不知道是父亲和母亲用多少汗水给我换来的。返回学校之后,我总会在第一时间打开手帕,把大部分的钱交给老师,然后给自己留下几块钱零花用。

看着一家人为自己和弟弟的学费着急,姐姐孟祥娟安慰弟弟说:“先申请贷款去上学,到了学校,也和我一样边上学边打工。”姐弟俩的话,让坐在一旁的母亲掉起了眼泪。

当晚,回到家中的孟祥飞大哭一场,他拨通了电话对父亲说:“我不上学了,我要救妈妈!”第二天,孟祥飞赶到医院里,哭着在手术通知单上签了字。

“祥飞从来没有主动跟我提要去上学的事,我后来问他,他说想上。而他妈妈对这件事,心里也很愧疚。”孟祥飞的父亲孟凡支说。

医生告诉孟凡支,在去年手术之后,病人颅脑内长出了新的瘤,并不断变大,十分危险,需要马上手术。

“我一定要考上重点大学!”开学后,孟祥飞不断提醒自己必须争气,这也是母亲最大的心愿。复读的一年里,每当自己想偷懒时,他就会想到母亲,然后更加认真地学习。

澳门新蒲京赌场官网,就在高考成绩查出来后的第三天,孟祥飞的母亲回娘家时突然晕倒,“脑癌,必须马上进行手术!”医院的一纸诊断,让这个家庭陷入困境。

“一开始,我并不知道他家里的事情,后来他来请假说想回家看看,追问之下才得知他母亲生病的事。后来,我告诉他要安心学习,学校也免除了他的部分学费。”朱现强说。

8月5日,记者来到孟祥飞的家中,走进屋,找不到一件像样的家具。但让人印象深刻的是,墙上贴满了孟祥飞和姐姐的奖状,就在一旁的孟祥飞还穿着高一军训时的裤子和春天才穿的长袖T恤。

经过60多天的治疗,孟祥飞的母亲脱离了危险。然而由于母亲病情严重,需要长年服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