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蒲京 1

“小姑娘,你真漂亮!”

起早摸黑,从清晨六点到九点,我们在这被誉为元阳梯田日出景色最佳观景台的多依树,举目张望,翘首以待;可视野所见处雾气弥漫,细雨蒙蒙,海拔两千多米的高处,山风阵阵,真真的让人感受到春寒料峭了。

“隔壁老王”把车停在路旁的一个小岔口前,隔着副驾位的我,对车窗外依靠在路口大石头上的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中大眼睛的一个直勾勾送上赞美词。

尽管来元阳看日出日落是我们的主题,但对这元阳山区的习性已知一二的我们,毅然弃它而去,驱车前往哈尼族原住民的古村落。

我赶紧补充:“他说你们三个很漂亮!”

新蒲京 1

三个小姑娘笑,不说话。

新蒲京 1

“请问这是阿者科吗?”

新蒲京 1

“是,就从这里下去。”

新蒲京 1

“只有这一条路吗?,车能开进去吗?”

这是进寨的青石块磊砌的小路,雾气弥漫中,隐约能看到两旁草色青青,树木葱葱。我们拾级而下,步履轻轻地和着湿漉漉的青石小路,只觉得这周遭更静了。

“能,里面有存车场!”

新蒲京 1

我们要找的这个阿者科,是个村子,是昨天一位游人推荐的。他说:去看看吧!不去你们会后悔的。

天色朦胧,渐露亮光,只见眼前突兀着一块大石,上刻“哈尼古村阿者科”。这就是山寨口,是现今唯一保存完好的哈尼族原住民古村落的进村口。

新蒲京 1
新蒲京 1

新蒲京 1

拍完多依树的梯田日出,公里处的大路边就出现了刚才的一幕。

新蒲京 1

这是一条只比车宽半尺的柏油小路,弯弯曲曲的往下行。米后便有一个停车场,停车步行继续往下走,精彩就此开始。

新蒲京 1

从停车场下行,脚下是圆滚滚的大小石子铺就的路,路旁是森林和梯田。游人很少,有村里的哈尼人或背筐或牵牛插肩而过。

新蒲京 1

新蒲京 1

新蒲京 1

新蒲京,哀牢山、红河、哈尼族、梯田、蘑菇房、红米……这几个词汇堆砌在一起勾勒出的画面像是一个遥远的国度,那里古朴而神秘,那里是一些人的柴米油盐,却是我们心中的乌托邦。

看,这青石小路旁的蘑菇形状的草房,就是世代相袭的哈尼族山寨人的民居。当然,这路旁的蘑菇房偶尔看见的由青石砖磊砌,四四方方的窗户工整镶嵌,清晰可见后人修葺的痕迹。然而,周围的古藤缠绕,门前的水田相依,路旁的老树遒劲,林木簇拥,又明明白白地告诉你,哈尼阿者科人在这里生活的悠悠历史了。

从昆明驱车个小时,我们闯入了茫茫云雾中的哀牢山腰,在这里,名扬天下的哈尼元阳梯田就考验着人的体力和人品(间断的大雾,能见度只有米)。有多少人慕名而来,或为追求光影的极致对比,或为一睹人与自然的较量。我们眼中的风景,实则是别人的果腹。在大山大水面前,有风景也有无奈。

新蒲京 1

新蒲京 1
新蒲京 1

朋友常出游,异国他乡域外边塞见过许多古朴的村落,可他一进这村寨,就被眼前的景象吸引了。

与梯田相比,阿者科却是积极生活的典范。他们身居崇山峻岭间,却未被地形所囿。延绵的山和贫瘠的土地一方面让他们的生存变得更艰难;另一方面,却把世间难得一见的美景留在他们的日常。因为鲜与外界沟通,这里的人们大多练就了宠辱不惊的平和心态,那些“先天不足”的不去抱怨,那些“舶来之物”不去艳羡,世界简单得就像一个村寨,悲喜也大不过阴雨天晴、丰年饥荒。

新蒲京 1

初入阿者科的寨门——一个小牌匾,转过一个路弯,阿者科村呈现在我们面前——远山环抱处,梯田依山而下,水牛悠然闲庭,山泉哗哗而作。还未来及调整呼吸,传说中的蘑菇房就忽的跃然眼前。

新蒲京 1

新蒲京 1
新蒲京 1
新蒲京 1

新蒲京 1

蘑菇房是哈尼族最有特色的民居形式。据说哈尼人以前居住的是土掌房,搬到潮湿多雨的红河地区后,在石砌的土掌房上用茅草铺上一个坡度在°左右的四坡顶,像个蘑菇。哈尼民居没有院落,都是单栋建筑,一般为两三层,底层饲养牲畜存放农具,二楼为生活起居,三楼为粮仓。二楼部分空间为延伸出来的晒台,也可以作为重要的社交空间。阿者科目前成了保存最好的原始哈尼族小村落,也是保存蘑菇房最多的村寨。

新蒲京 1

新蒲京 1
新蒲京 1
新蒲京 1

新蒲京 1

阿者科的色彩是浓郁的。蓝天、白云、红土、绿树、黄墙、棕顶、黝黑的水牛以及黝黑的村民脸庞,目之所及的画面都像极了调高相机饱和度的鲜艳色彩。人、畜、房屋、作物这些农民最基本的生产要素,在这里结合得那么融洽,他们为了生活愿意去“雕刻大山”,还有什么是不能融入胸怀的呢!

新蒲京 1

正所谓“雨过天晴云破处,夕阳紫翠忽成岚”,感谢我的人品,让气象万千的阿者科用艳阳高照的盛情欢迎我们。蘑菇房依山势而错落点缀,像梯田园上的蘑菇谷。“谷”的尽头是一个悬空的梯田观景台,不同于观日出的多依树和观日落的老虎嘴梯田景观,这里所看到的梯田纹路更加细腻而曲韵,间或半山的绿叶红果,相信在光线适合时会更加绚丽多姿。可惜的是时值正午顶光灿烂,梯田沟壑里的水汽便失去了光泽,有些遗憾。

新蒲京 1

在这观景台上环顾四周,你会看见所谓“稻作”文化的经典大成——梯田、森林、水系、村寨“四要素”形成了完美的融合。试想,千百年来面对高山峡谷之生存空间,勤劳的哈尼人根据不同的地形、土质修堤筑埂,利用“山有多高,水有多高”的自然法则,创造了云上梯田里的云上人家。一眼望去村内原始宁静,乡土淳朴,民居别致,你会感叹文化与自然结合是如此巧妙和富于诗意,毫不夸张地说,阿者科就是哈尼人与大自然相依相存的田园诗。

新蒲京 1

新蒲京 1
新蒲京 1
新蒲京 1

新蒲京 1

村中心为一个较为平坦类广场,正午时间,游人三三两两,村民们大多在蘑菇房的家门口或吃饭或晒着太阳。

新蒲京 1

在一个角落的蘑菇房前,几个姑娘在烧烤着土豆和豆腐包,应该是经营性质的。肚子有些饿了,村里没有什么饭馆之类的门面,凑近一看,恍惚一个熟悉的面孔。我和“隔壁老王”对视一下,这不就是那个村门口遇到的大眼睛姑娘吗?于是坐下来,每样要两份,和大眼睛姑娘攀谈起来。

新蒲京 1

姑娘今年岁,在离村里公里的镇里上初二。现在放假了,几个小姐妹无事就在村里各处溜溜玩耍,现在是在同学家帮忙烤土豆卖。这个小摊位就是蘑菇房的最下面一层,原来是养牲畜的,现在成了游客的小吃摊。

新蒲京 1

坐在小木凳子上,吃着味道不错的烤豆腐和烤土豆,周围有梳辫子的老奶奶,晒太阳的老头儿,打架的小女孩儿,在街上跑跳的嘎小子,编箩筐的村妇……一片怡然自得的田园生活。

新蒲京 1

“去家里吃饭吧?”那个大眼睛的小姑娘丢掉手里东西站起身来对我们说。

新蒲京 1

“去你家里吃饭?”

我们顺青石块小路漫步而下,闪入我们视野的茅房土寨依山而落,一间一舍,间隔有致。看哈尼族阿者科人的蘑菇房,都是两层构搭,下层为家畜家禽栖息,上层为寨民所居,旁侧砌一石板台阶通达上下。这土寨茅房几乎都是土墙石块磊砌,篱笆栅栏围拥左右,草垛树枝晾嗮周边,更有周遭静谧安宁,眼前雾海莽莽,忽明忽暗中见那鸡鸭悠闲地徜徉其间,让我们恍惚间觉得时空游移,来到了远古时代的山间小寨。

“合适吗?”我俩有些懵。

新蒲京 1

“去我家吃饭,没关系的。”小姑娘态度爽快而笃定。

新蒲京 1

虽然也有礼貌地推就,但心里还是一阵窃喜,因为我知道,这是一个深入哈尼人家生活的不可多得的体验。

我曾在意大利庞贝古城遗址处,看到两千年前古罗马人依地势高低修建的取水灌溉饮用的沟渠通道,当时确有羡慕之意;可再看眼前哈尼人的先辈顺山势修建的取水饮用灌溉的工程:水渠顺山坡而砌,水车借势而转,水槽挨渠而放,沟道靠墙而挖——不能不惊羡于中华民族的文明了。如果庞贝古城遗址的解说员有幸能看到我们阿者科古村寨的引水系统,估计他也不会再有讲解时那振振有词的自豪感了。

其实很近,上了一个高平台,一转弯就到了。“嚯”,那阵势着实吓我一跳。我以为去姑娘家吃饭就是自己一家人,围坐在圆桌上吃顿家常便饭而已。没成想,映入眼帘的是四五十个人围在四个露天的桌子前吃饭,上菜的、盛饭的、递汤的,好不热闹。小姑娘把我们安排在靠近大门的一桌,同桌人很客气地和我们打着我听不懂的招呼并闪出两个空位。这时有两个小凳子递了过来,我们毫不客气的坐下,毫无违和感的开始聊天、吃饭以及席间抓拍。

新蒲京 1

新蒲京 1
新蒲京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