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经济增速自2010年以来不断下滑,除了我国的结构问题之外,更多的是由于受到外部增长环境低迷的影响,不少发达国家陷入超过10年的经济疲软。”林毅夫表示,我国稳增长措施主要来自于国内的需求,即投资和消费。从投资的角度来说,我国还有非常多的机会,我国虽然不少产业存在过剩现象,但是我国目前所处的产业基本上都是中低端,因此,未来可以往中高端方向升级。此外,我国的基础设施还有继续完善的空间,城市内部的基础设施优质供给不足,同时,我国的环境治理需要加强,我国也还在推进城镇化的过程中。

中国有很高的民间储蓄率,用好投资机会、资源,维持6.5%的增速是完全有可能的,中国也会如愿在2020年跻身高收入国家。即使不在2020年,那么在2021年,再慢就是2022年,中国将跻身高收入国家。

“展望未来,我国的城市化提高1个百分点,包括住房和公共基础设施都是很好的投资机会。”林毅夫表示。

世界银行划定的高收入国家人均GDP为12700美元,而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5中国人均GDP为5.2万元,约合8016美元,与发达国家3.7万美元的水平仍有很大差距。

“不仅投资机会多,我国可以动员的投资资源也很多。”林毅夫表示,我国未来利用积极财政的空间仍很大,此外,我国是全世界最高储蓄率的国家,可以通过积极财政政策撬动民间投资。同时,我国还有3.4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这些可动员的资源是我国与其他发展中国家最大的不同。

在林毅夫看来,十三五期间GDP增长目标是达到6.5%,如果能够如愿,那么到2020年,按照现在的购买力计算,中国GDP达到90万亿,人均GDP就是1.1万美元,再加上人民币汇率升值等因素,完全可能跻身高收入国家。

7月4日,由南开大学、中国经济出版社、南京市社会科学院共同主办的“中国经济高端论坛暨陈文玲著作发布会”在京召开,林毅夫是在该发布会上做出上述判断的。

“发达国家在经济下行时很难找到好机会,但我们发展中国家有很多机会”,林毅夫分析称,中国的产业以往集中在中低端,可以投资到中高端,在产业升级方面有很大的投资机会。其次,基础设施完善、环境、城镇化都需要投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